误闯凡尘的精灵

这几天我老是辗转反侧的睡不好,梦里总是有个仿如湖底深处的低吟,“我在等你…….我在等你……”声音空洞敲击着我的脑袋生疼。

今天是学校开学的日子,考这所学校是老妈的意思,原因很简单,当年她老人家没考上,让我无论如何必须靠进这所学校,为此挥泪诀别了我的理想复旦,来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拖着简单的行李走下汽车,被眼前这所荒凉、破败,甚至没有一丝生气的学校给惊呆了,老妈不是说这是所重点大学吗?看来以前老妈没考上是幸运的。

外面烈日炎炎,踏进学校却阴冷一片,随着冷风袭卷树叶慌逃而过。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拖着行李,来到了教务处,一看这个办公室就知道门庭落败,即使收拾得整洁,也掩盖不了空气中破败的气息。

敲了敲门,里面坐着一秃头肥男,听到门声,慢慢张开他那空洞无神的眼睛,看向门外的我。“老师你好,我是今年的新生宋静欢来报道的”说完递上我的通知书,和一系列证件等着他的安排,秃头肥男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拿起桌上的对讲机Q了一下。

一阵脚步声传来,长得跟个肾虚男一样的男子敲开教务处的门,面无表情“校长,你找我”校长走过来说:“这是今年的新生宋静欢,你帮忙带引一下吧”肾虚男瞪着双死鱼眼看向我,“你好,我是学生会会长余陌男,非常欢迎你的到来”说完拿过我手中的行李走出教务处。一路上没说一句话,到了宿舍楼,肾虚男给宿管阿姨说了一下我的到来便离开了,临走时说明天再带我到班上去,今天先休息一下,我点点头挥手示意没问题!

宿管阿姨是中年妇女,虎背熊腰,表情和肾虚男一样僵硬,但还好说起话来很客气,听说我是远道而来报道的新生,立即起身到库房给我拿被褥水桶之类的,确定我的宿舍在713后便带我上楼。

上电梯的时候发现,电梯旁的另一个电梯没亮灯,出于好奇,我问阿姨那个电梯没开啊,原本还激情盎然给我讲解宿舍规矩的阿姨,身体顿时像泼了一盆冷水顿了顿“那个电梯很多年前就坏了,维修工说线路出了点问题,修好得花费一笔巨大的金额,后来学生越来越少了,校方也就没有继续修的想法了,一直搁置在这里。

出了电梯,阿姨带我来到713的宿舍,宿舍是四人住的局面,因为来得晚只剩下一个靠窗的位置,我算是最后一天报名了,阿姨帮我铺好床铺,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情就下去了。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,宿舍不大但是很干净,这里和我们那里没多大区别,上面是床铺下面是书桌,一个阳台和卫生间。

没过多久就相继进来三个女生,我尴尬的看着他们,倒是她们很活跃的围着我自我介绍,略显成熟身材高挑的是苏紫,她比说比较习惯大家叫她紫苏,身材娇小长相萝莉的是薛佳佳,带着大大眼镜的是李书怡,因为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,且什么书都看,于是都叫她书呆子了,但也是百事通,问她什么都能给你解说!自我介绍完后几个女生觉得特别投缘,相见那个恨晚啊,于是决定趁今天是最后一天假期到外面疯狂一下。

回到宿舍已经是23:00点了,梳洗过后大家躺在床上,刚刚有幕画面闯进了我的脑子,因为满脑子的好奇,使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“欢,你怎么啦,是不是喝多了睡不着啊?”我答不对题道“你们有看到坏掉的电梯修好了吗?我刚看到灯是亮着的”一句话说完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整个寝室安静得连空气都静止似的,见半天没人回应,我打算换个姿势准备睡觉。

“欢,你知道吗?其实咱们学校有个传言,幽灵电梯。”一听是紫苏的声音,“这所学校被外界称之为鬼校,每年都会有一些学生失踪,而听别人说失踪的学生,都与那坏掉的电梯有关,曾经有好多同学都亲眼目睹那电梯在午夜开启过,一旦踏进去便再也出不来了。

发表我的评论

Hi,请填写昵称和邮箱!

取消评论
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